减税降费料有新动作 增值税社保费率酝酿下调

投稿人/来源:中国证券报 | 2018-10-29 16:35:58 |

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从有关人士处获悉,在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推出后,更大力度减税降费措施正酝酿推出,包括把增值税税率从三档简并至两档同时下调税率,以及降低社保费率等。

减税仍有空间

从相关部门最新公布的数据看,前期推出的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产生的政策效应正在加速释放。

财政部数据显示,9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税收收入同比增速均创下今年以来新低,国内增值税增速已由正转负,同比下降1.2%。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税务部门组织税收收入(已扣减出口退税)112336亿元,增长13.2%,其中,第三季度增长8%,比二季度增速回落5.1个百分点。

“下一步减税空间可来自三个方面。”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财政要过紧日子,主要是财政支出要压缩一些不必要开支,把钱花在刀刃上。二是要优化支出结构,尤其要动存量。中国财政支出结构有诸多不合理的地方,而且带有一定刚性,导致支出结构只能通过增量调整。虽然调整存量难度大,涉及面广、阻力大,但优化支出结构,必须动存量。中央近期下发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全面实施绩效管理,提高预算绩效,少花钱、多办事,也相当于节省资金。三是加强征管也能为减税腾挪出一定空间。通常所说的减税是指制度性减税,降低税率、增加优惠。中国名义税率偏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征管能力不是很强,“宽打窄用”,实际征收过程中可能存在税收流失、该缴的税没缴等问题。如做到依法征收,应缴的都缴上来,那么,降低名义税率和税收优惠的力度就可大些。

“如果以上三方面能同时发力,减税不会增加赤字、扩大债务。”刘尚希说,减税不仅体现在简单的技术操作层面上,还应同改革结合起来,只有通过改革才能真正为减税腾出空间,才能使减税效果更好,使老百姓和企业有更多获得感。

这样的减税不仅有助于完善财税体制,推动现代财政制度建设,也会倒逼政府自身改革,倒逼政府职能转变。

重点降低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

财政部部长刘昆近日明确,今年减税降费规模预计超过1.3万亿元,同时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

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措施无疑将进一步激发微观经营主体活力。业内人士认为,更大力度减税,势必会在税种上做文章。

“目前,中国有18个税种,要真正实现减税,重点要放在大税种上,主要是最大的两个税种——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刘尚希说,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后,完善增值税税制步伐需加快。目前,还没有实现三档并两档的既定改革目标。

当前,我国增值税税率分为三档,分别为16%、10%、6%。业内人士坦言,多档税率并存导致税制较复杂,可能引发“高征低扣”和“低征高扣”现象,抑制增值税中性作用发挥。另外,由于多档税率之间存在的一些模糊边界问题,增值税法难以进行明确,给税收征管和纳税遵从带来很大麻烦。过于复杂的增值税税率结构会扭曲生产和消费决策,干扰市场对资源配置,不利于行业、企业间公平竞争。因此,增值税税率结构应越简单越好。

“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应尽快实施,”刘尚希说,16%的基准税率可考虑下调,这在完善增值税税制同时,也能实现增值税总体税负下降。

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认为,增值税三档并两档有三种可行路径:一是10%与6%合并,并统一调降至5%,16%调降至15%,可减少增值税额9233亿元;二是10%与6%合并,并统一调降至5%,16%调降至13%,可减少增值税额13298亿元;三是16%与10%并档,6%调降至5%,可减少增值税额13770亿元。

除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作为另一大税种,也有望进一步完善。刘尚希表示,中国需考虑全球企业所得税税率情况,结合实际,适当下调企业所得税税率。“目前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符合条件的高新技术企业实行15%税率,小微企业实行20%税率,有一定下调空间。在企业所得税税率下调同时,税基要加以规范。目前,企业所得税税基方面的优惠政策五花八门,对不同行业、企业的优惠标准有差异,未来需统一,该取消的优惠政策就取消,使税制更加规范、公平、透明。”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冯明建议,将企业所得税率从25%降至20%,由此导致的减收可通过提高利润率较高的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进行部分弥补,让减税红利更多由民营企业享受。

社保费率有望下调

除减税外,降费措施也在酝酿中。对社保缴费可能大幅抬升企业运营成本的担心,决策层早已明确表示将抓紧研究提出继续降低企业税负和降低社保费率的具体办法。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称,现在,应继续考虑推出社保全社会统筹,这样基本养老的“蓄水池”就不再是好几十个,而是全社会统一成一个“蓄水池”,会大大提高资金互济功能,从而最大限度把社保中基本养老缴费标准降低。企业按更低标准缴费,就降低了负担。

“社保费率下调应按照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原则出台政策。”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当前,仅降低社保费率还不足以起到减轻企业负担的作用。一些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与法律规定差距还比较大,在降低社保费率同时应出台一些配套措施。

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看来,调整社保费率的考虑因素包括,下调幅度应与原来由于征管因素导致增收的部分相匹配,还应抓紧时间推进全国统筹,设立全国统一的资金池。此外,考虑到未来养老支出压力,可划转国资给社保来补缺口。

据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测算,目前社保实际费率可能比名义费率低5个百分点,社保名义费率下调6-8个百分点或能降低从严征管对企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