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宜航:新时代,将改革进行到底

投稿人/来源:金羊网 | 2018-10-23 11:23:52 |

如今,哪怕是世界上最挑剔的评论家也得承认一个事实: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

这闳中肆外、回山倒海的壮丽史诗,是以“改革开放”的如椽大笔写就的。习近平总书记反复讲:“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最鲜明的特色,也是我们党最鲜明的旗帜”“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改革开放,是我们的大本大宗、坚甲利兵,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如果说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部史诗,那么广东实践必定是其中最泛浩摩苍的篇章。四十年来,诸多改革发轫于南粤,诸多探索起始于岭南,广东无愧于改革开放“排头兵、先行地、实验区”这样的定位和称誉。改革开放,无疑是广东最鲜明的时代烙印、精神特质、活力之源。

还是让数据说话。1978年至今,广东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2.6%,比同期全国平均增速快3.1个百分点,比世界平均增速快9.7个百分点,经济总量连续29年位居全国第一。相比于1978年,2017年广东的GDP增长482.6倍!

换个角度来看,广东对全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稳居首位,超过10%。目前,广东经济总量约占全国1/9,来源于广东的财政总收入约占1/8,外贸进出口约占1/4,累计吸收外资约占1/4。

再来比较一下,广东经济总量在1998年就超过新加坡,2003年又超过中国香港地区,2007年再超中国台湾地区。2017年,广东GDP达到8.99万亿,折合约13312亿美元,进一步逼近“亚洲四小龙”中经济总量最大的韩国!

数字是比较枯燥的,也是最为生动的。的确,广东在新中国的经济版图中,已仿如那耸入云天的“珠穆朗玛”,笼山络野,赫赫巍巍。我在广东工作了二十多年,算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之前也采访过任仲夷、梁灵光、林若等改革闯将,写过一些这方面的文章。但真要坐下来认真总结一下改革开放40周年,我倒心虚胆怯了---广东改革开放丰功懋烈,自己力有不逮,岂敢詀言詀语?不过,躬逢其盛,总是有很多感慨,那就说一些内心感受吧。

启动广东改革开放,不是偶然。

历史将先行一步的“棋子”落在南粤大地,绝非无缘无故。究其原因,既有广东的天然优势---毗邻港澳,华侨众多,气候温暖湿润,岭南文化兼容并包,近现代革命于此策源,又有广东的后天努力---多次向中央争取“给广东必要的自主权”,“多给地方处理问题的机动余地”,“给点权,让广东先走一步,放手干”等等;既有广东率先调整政策的“热身”“探路”,又有中央赋予广东和福建“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的信任和期待……甚至,偷渡、逃港风潮也为广东改革开放作了苦涩而甜蜜的铺陈。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民谣就传唱“夏秋水汪汪,冬春去逃港”,一些年轻人泅过几十米宽的深圳河,到香港安身立命。截止到1978年,这样的偷渡达56万人次之多。习仲勋到广东上任,第一次外出考察就选择了逃港最严重的宝安县。在“中英街”上,他边看边抛出尖锐命题:“一条街两个世界,他们那边很繁荣,我们这边很荒凉,怎么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呢?”在收容所,他问一个偷渡者:“社会主义那么好,我们当家作主人。你们为什么要逃到香港那里给人当奴仆,受人剥削呢?”偷渡者答:“我们穷,分配很低。到香港容易找工作。”后来的一次会议上,他严肃地讲:“我们自己的生活条件差,问题解决不了,怎么能把他们叫偷渡犯呢?这些人是外流不是外逃,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不能把他们当作敌人,你们要把他们统统放走。不能只是抓人,要把我们内地建设好,让他们跑来我们这边才好”……正如任仲夷后来所说:“是习仲勋、杨尚昆同志在广东主持工作时,由省委提出、经中央批准,开始在我省(广东)实行了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

广东改革开放成功,有其必然。

改革开放的经验,现在可以总结出“一匹布”这么长、“一箩筐”那么多,但我认为,最核心最关键的还是“敢为人先”、“杀出一条血路”。所谓的海阔天空,其实就是沐风栉雨;常说的大道通途,无非在讲负重前行。如今,最严谨的经济学家恐怕也无法精确统计出广东究竟孕育出了多少个“第一”、多少个“首创”、多少个“敢为天下先”:在全国率先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引进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组建第一个出口加工区,成立第一家股份制公司,第一个拍卖国有土地使用权,第一个重奖科技人员,第一个放开粮食价格……以“第一支试管”蛇口港为例,它以2.14平方公里的眇眇之身一次次为960万平方公里的泱泱大国试水:率先推行工程招投标,率先试验民主选举,率先组建“压力”团体,创办全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创办全国第一家合资超市……整个中国自此出发,从长期自守的状态中解放了出来,从传统体制的桎梏中解放了出来,形成了“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内地”的梯次对外开放格局,实现了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性跨越。如果没有“吃螃蟹”的勇气,如果没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如果没有“舍我其谁”的担当,上述一切都无从谈起!任(仲夷)老的一段趣言,或可佐证:“我1983年11月切除了胆囊,虽然没有了胆,却有点天不怕地不怕,可以说‘浑身是胆’。1993年11月,又把胃切除了五分之四,那时我已经80岁,动这样的大手术也就‘无所谓(胃)’了,也可以说‘无所畏惧(胃具)’了。快90岁的时候,一只耳朵失聪,但我‘偏听不偏信’。后来,一只眼睛也失明了,真是‘一目了然’啊。现在,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了,我是彻底的‘目中无人’了。”有了这种“敢为人先”的品质、“无所畏惧”的劲头,必定计日奏功,纵使遭遇拉捭摧藏,也终会九转功成。

再担改革开放重任,毅然决然。

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首次出京考察,就选择了广东,向全世界宣布了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的坚定信念。广东牢记嘱托,全面深化各领域改革,积极实施更主动的开放战略,充分发挥创新驱动作用,使经济总量稳步攀升,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发展质量有效提升。今年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寄望广东“进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创新,真抓实干、奋发进取,以新的更大作为开创广东工作新局面,在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这为新时代做好广东工作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换言之,广东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实现“四个走在全国前列”。这样的重任为什么交给广东?广东为什么要在这四个方面走在前列?广东怎样在这四个方面走在前列?非常值得学思践行。广东要坚决落实好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继续用好改革开放关键一招,不断创造出无愧于新时代的新鲜经验,为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贡献广东智慧和广东方案。一是要深刻认识广东所处的历史方位,在新的起点上毅然决然挑起新的重担,凝聚起改革开放的磅礴力量,面向全国、面向世界谋划推动广东发展,把新时期广东发展的路子走对走实走好。二是既要顶层设计,也要摸着石头过河。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新使命光荣而艰巨,必须提高决策的科学性、连续性和可行性,强化顶层设计,同时“摸石过河”的传统法宝也不能丢,要继续重视基层探索,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也就是说,要做到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的辩证统一。三是要培育和催生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落实好总书记的三个第一---“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特别是要把实施创新驱动摆在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上,开拓发展新境界。牢牢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推动广东从创新大省向创新强省转变,促进新旧动能顺利转换。在推动体制机制改革上再下一城,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上再谱新篇。四是要不折不扣、优质优量地推进“四个走在全国前列”,一个也不能少,一个也不能拖,一个也不能弱。

习近平总书记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的今天,也就没有中国的明天。为了更好的未来,必须把改革当成一场持久战,必须把改革进行到底!

(作者李宜航,系中央党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研修班〈第1期〉学员,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羊城晚报社副社长)